阅读历史 |

第 46 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燕知晚上睡得有点不踏实,半夜稍微一动就听见身边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胸闷。”他低声回答:“没事儿,不严重。”

燕知心肺还没完全恢复,今天出院可能稍微有点累着了。

牧长觉半撑起来,扶着他侧躺,轻轻给燕知捋着胸口顺气,“好点儿吗?”

燕知没睡醒,本能地把脸往他怀里埋,“难受。”

“不捂着宝贝。”牧长觉把他扶抱到自己怀里,“我们吸会儿氧气试试?”

“别折腾了,你不也有伤。”燕知惺忪间也惦记着,“我躺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牧长觉把他连着被子抱起来。

燕知迷迷瞪瞪的,“干嘛呀?去哪儿啊?”

“拿氧气。”牧长觉抱着他下楼,“怪我,睡觉之前应该拿上来的。”

“拿氧气你抱着我干嘛啊?你自己下去拿不就行了?”燕知这么说着,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把牧长觉搂紧了。

“大晚上的,我一个人害怕,必须得你陪着。”牧长觉说得像模像样,抱着他翻白天带回来的几个包。

“你胳膊上还缝着针呢,别老抱着我。我下来自己走。”燕知有点清醒了,摸索着去捂牧长觉的伤口。

“天天不动,”牧长觉抱着他拍了拍,“你一动我更不好找了,你搂好我,听话。”

燕知挺困的。

尤其他靠着牧长觉,上身高一点还稍微舒服一点,安静了一会儿就又要睡着了。

“能睡了?”牧长觉把氧气放他怀里,抱着他站起来。

燕知半睡半醒的,有点闹脾气,“别吵。”

牧长觉带着他回了卧室,把面罩给他戴上吸了一会儿氧。

燕知又稍微醒过来一点,但没太多意识。

他的眼睛张开一条缝,声音有点哑,“我什么时候能看见你啊。”

“快了,我们好好养着,很快眼睛就好了。”牧长觉轻声答应他,安抚着揉了揉他的眼周。

再睡着,燕知就睡踏实了。

本来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问过牧长觉眼睛的问题,只是配合着牧长觉每天热敷点药。

但没过两天,他早上睡醒睁开眼,就已经是亮的了。

只是太模糊,什么都只有一个影子。

但燕知挺知足。

他能被牧长觉扶着上下楼了。

再过两天他就能自己回学校公寓了。

然后他意外地发现牧长觉能遇上各种各样的麻烦。

比如牧长觉说不让阿姨来做饭就真不让来,非要他俩一起弄饭吃。

燕知印象里,牧长觉做饭已经几乎可以算是家常菜系里的顶尖水平了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牧长觉会如此高频率地遇到各种小问题。

只是做一顿午饭的功夫。

“天天,米饭放这么多水少不少?”

“天天,我打不开这

个红豆盒子。()”

“天天,这个虾仁袋子怎么撕不开呢??()『来[]%看最新章节%完整章节』()”

“天天,那个鱼要跑了,你帮我看它一会儿。”

燕知被他弄得很忙。

因为牧长觉自己打不开包装,还不让他用任何带刃带尖的工具。

每隔两三分钟,牧长觉就要让他帮一些五花八门的小忙。

能坐下吃饭的时候,燕知真的感觉格外地饿。

他记不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这种大口吃饭的欲望了。

但是牧长觉还是没让他自己吃。

燕知不想总这么依赖他,“我现在能看见了,我能自己吃。”

“我没觉得你不能自己吃,”牧长觉给他留了面子,“但我可能比你多一点喂孩子的经验,你还是让我来。”

燕知饿了,吃得有点急。

全靠牧长觉把持着节奏,“你多嚼两下,别糊弄糊弄我就咽了。”

牧长觉不光管着他嘴上,还得关照他的肠胃,一边揉一边安抚,“你慢点儿吃,我不跟你抢。”

胃口恢复一些之后,燕知的精神头也就长了一些。

但是牧长觉跟他提下午要带着他去剧组的时候,燕知还是退缩,“我在家等着行吗?”

他现在在吃林医生和医院合开的新药,回家这几天也没出现过幻觉。

而且他好像摸索到一个规律,幻象并不会在他确认牧长觉在身边的时候出现。

但毕竟还是不保险。

“不行。”牧长觉拒绝了他的提议,“我现在受伤了,身体没有平常好。万一在片场昏倒了,不能没人管我。”

“你每天抱着我走来走去,哪里身体不好了?”燕知听得头都大了,“而且你在片场昏倒了,我能管什么用?”

“行,那你在家休息吧。”牧长觉显而易见地低落,“我每天辛辛苦苦地给你喂饭哄睡觉,等我被救护车拉走的时候身边连一个……”

“我去行了吗?”燕知受不了了,“但是我可能什么忙都帮不上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精品御宅屋m.yuzhaiwu.vip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