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 11 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第11章

燕知在前面走。

牧长觉拎着他的书包,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。

燕知没注意到有人来送过衣服,但牧长觉身上的衬衫和外套都已经和昨天吃饭的时候不一样了。

今天他穿得偏休闲,搭配的骨色鸭舌帽压得很低,低着头的时候只露出来紧致立体的下颌线条。

他走在人行道的外侧,稳定地落后燕知大半步。

路上频频有人看他俩,甚至有人掏出手机来拍照。

燕知被路人拍惯了,但是不习惯在牧长觉旁边被拍。

他今天穿的是过去斯大免费发的抓绒套头衫。

乳白的羊羔色和胸前学校的红杉大LOGO有些惹眼,但好在舒服又暖和。

他并不想跟影帝同框,把套头衫的帽子拉起来隔断视线。

燕知消瘦。

连帽衫版型偏宽大,帽子遮下来挡住他大部分的脸蛋。

只有几缕不听话的碎发从帽沿飘散出来,软软地搭在他的颈间。

此时此刻,燕知背影的照片已经出现在了学校论坛有史以来最高的图楼里:《情敌集结号之燕子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4.0》。

肉桂卷康大分卷:【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数学分析听我说,我如果不能在十分钟之内知道我燕今天的羊羔绒外套从哪买,在座的日后就不好相见了。】

佛州前风物:【卷姐你可真识货,想要这衣服,你得去斯大拿到博士最高科研荣誉沃特奖,一年就跟着答辩季发两件,给最优答辩人。】

肉桂卷康大分卷:【。】

线代没挂:【这衣服主要是个荣誉,浅色又没型,太显胖。要不是燕老师穿,根本不会有这种让人想rua的感觉。】

肉桂卷康大分卷:【不要太对。我上周把头□□白了烫卷了看着镜子都想管自己叫声大姨,为什么我燕的白卷发这么、这么……】

我喂食堂袋盐:【诱。都懂。而且他的头发也不知道在哪儿漂的,感觉好自然呢。】

肉桂卷康大分卷:【那铜球一个高仿我燕发色,总不能也是最优答辩人才能染的吧!】

贴子一被顶起来,回贴的人迅速多了起来。

菜狗A:【燕旁边的是牧长觉?微博上都被他在康大的路拍刷屏了,昨天还有人看见他送燕回学校。】

肉桂卷康大分卷:【挺正常吧,之前我帮忙安排这学期的教室,教务处的老师交待了几个时间段专门空教室给剧组拍摄用,八成就是牧长觉的新电影,可能邀请了我燕友情客串?毕竟如此美人。】

菜狗A:【我就说这身子板眼熟呢……这俩人画风好协调啊,感觉燕的衣服和牧的帽子也很搭。】

我喂食堂袋盐:【喂喂这是专楼,想涛大明星移步微博超话好吗?另外我燕说过自己是单身的,什么都瞎磕只会害了你。】

菜狗A:【我也没说什么啊,而且你看牧长觉手上拿着的是不是燕知

的包?】()

肉桂卷康大分卷:【……还真是。】

⑨想看蒸汽桃写的《古典制约》第 11 章吗?请记住.的域名[()]⑨『来[].看最新章节.完整章节』()

我喂食堂袋盐:【也就看牧长觉是名人,不然能给燕老师拿包是何等荣幸?给他提鞋我都愿意好吗】

菜狗A:【快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啦,怎么滴你还跟影帝一个起跑线了?不愧是你康普信男嗷@/@】

我喂食堂袋盐:【提醒楼上一句。这个楼不是男女公平竞争吗?】

菜狗A:【嗯嗯嗯对对对,您跟牧长觉公平竞争祝您早赢!】

我喂食堂袋盐:【借你吉言,你信不信早晚有一天我们能在这楼里碰见牧长觉?】

“小陈跟我说学校给了我一个临时校园账号,还给了我一张校园卡。”牧长觉稍微迈长两步,跟上燕知。

燕知点点头,“那样进出学校挺方便的,学校的信息网应该也会对你开放一部分。如果你想了解康大的那些信息,除了问我,你也可以去学校的论坛逛逛。”

解释工作上的事情对他来说轻松许多,“康大的学生很活跃很开放,哪怕你完全不发言,只搜索也基本够你获得想要的信息。”

“好。”牧长觉把书包搭在肩上,“但是学校这张卡不能消费。”

燕知没领悟,抬头看他,“嗯?”

“就是不能去食堂吃饭。”牧长觉低着头,目光从他有些苍白的脸颊和嘴唇上扫过,“而且也没有我的蔬菜汁。”

“剧组其他人怎么吃,你就怎么吃。”燕知不觉得这对牧长觉会是什么难题,“你有助理帮忙,或者你们一起出去吃,而且现在外卖很方便。”

“小陈有别的工作,康大附近也实在没什么可吃的,”牧长觉稍一努嘴,“我一年到头有一半的饭都是剧组盒饭,还是不用外卖了。”

燕知低下头,不再看他,“那是你的事。”

“燕老师反正忙,把厨房借给我好吗?”牧长觉起床后流露的几分冷淡已经完全收束不见了,恢复出他那种云淡风轻的从容。

他问燕知借厨房,就跟当初想要住到燕知家里一样,好像在说一件极为无关紧要以至于被拒绝也完全没关系的事。

从公寓走到实验室的距离不算太远,但燕知今天状态不好。

哪怕早上吃完饭,身上的酸痛缓解了一些,他走了几分钟还是有些脱力。

所以听见牧长觉这一句,他又怀疑是自己哪儿出了问题,听见了人家没说出口的话。

因为他很清楚,牧长觉不做饭。

按照他往常的处理经验,这种时候就假装没听见。

一般真说过话的人没得到回应,总要重复一遍。

果然牧长觉的下一句就跟厨房没关系了,“还有多远到?”

“前面就是。”燕知指了一下生科院的主楼。

“嗯。”牧长觉不经意似的低声问了一句,“还是不舒服?”

燕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“今天上午我带实验室的学生开组会讨论,内容对你来说估计价值不大,你要

() 一起听吗?或者你也可以在生科院转转其他实验室,感受下不同的氛围。”

“组会怎么价值不大呢?”牧长觉跟着他在路口拐了个弯,“我要全面了解一位教授,就要从方方面面去观察,总比泛泛地看一看实验室环境有意义得多。”

燕知知道牧长觉有多敬业,这句话一定是他亲口说出来的。

添一个不发言的人对组会没什么影响。

而且这是燕知自己课题组的内部会,他也可以跟实验室成员提一下自己参与了剧组人物指导的工作,在实验室的时间会有调整。

刚到生科楼大厅,一个戴口罩的瘦高年轻人迎出来,“燕老师。”

“哎,晓生。”燕知跟他点了一下头,“要出去?”

杨晓生是他实验室的博后,原来是斯大隔壁组里的。

在燕知准备回国的时候,杨晓生主动联系了他。

本来做的方向就跟燕知相关,杨晓生的科研做得也还算是不错。

新建的实验室最缺的就是成熟的课题推动者,杨晓生愿意从诺奖实验室转到他还没有一砖一瓦的课题组,燕知是非常高兴的。

↑返回顶部↑
精品御宅屋m.yuzhaiwu.vip

书页/目录